27歲的李哲亞看上去比同齡人要老成許多。到北京打工10年,他歷經從一名餐廳傳菜員變身成為某互聯網公司副總的“驚天大逆轉”,年薪從最初的1萬多元翻番至20多萬元。
  在最近一次由團中央舉辦的“奮鬥的青春最美麗分享會”上,京城打工仔李哲亞的發言被觀眾掌聲打斷數十次,成為官辦活動中少有的一朵“奇葩”。
  不久前,他的一個驚人之舉惹來爭議。他辭去網絡公司副總的工作,全職創辦“青春夢想同齡同行”成人高考補習班。這個補習班,對在北京打工人員免費開放,補習班教師都是北京各大高校的在校大學生,而參加補習班的學生,有的是餐廳服務員、洗碗工,有的是建築工人、小區保安。
  北京版《當幸福來敲門》
  李哲亞本人的故事,就像是北京版的《當幸福來敲門》。所不同的是,紐約黑人克裡斯·加德納在窮困潦倒之際想盡一切辦法成為證券經紀人,而北京打工仔李哲亞當年則把成為清華大學學生宿舍樓樓長定位為“夢想”。
  “夢想就是做樓長,樓長的工資比我當傳菜員高好幾百元。”2006年,初中文化水平的邯鄲人李哲亞已經在北京做了兩年的餐廳傳菜員,衝著歌唱組合“水木年華”的名頭,他做出一個重大決定——去清華大學“端盤子”,去看看“水木年華”。
  在清華“端盤子”的日子里,李哲亞頭一回發現,原來“水木年華”早就畢業了,根本別想在清華校園裡見到他們。兩年以後,在北京端了4年盤子的他有了妻子、孩子,每月高昂的生活費壓得他喘不過氣來。聽說當“樓長”能多掙些錢,他立馬跑去應聘。
  這是他有生以來參加的最正式的一次招聘會,準備充足、信心滿滿,卻失望而歸,“人家樓長要求的最低學歷是大專,我是初中生”。
  沮喪之際,常在餐廳吃飯的客人、清華大學的一名團委老師點醒了他:“你為什麼不去參加成人高考,考上大學,實現當樓長的夢想。”
  那天以後,李哲亞興衝衝地買了一沓成人高考教材回去學習,工作之餘除了看書還是看書。然而,對於一個已經4年多沒有碰過書的人而言,“回爐再造”哪是想象中那麼容易,“連教材都看不懂,更別提做題了”。
  一次偶然的碰面,李哲亞向校團委老師提議:“能不能開一個面向清華後勤職工的免費培訓班?清華那麼多優秀學生,能不能指導我們一下?”
  第一期培訓班,招收了17名學員,有清華的廚師、保安、保潔員、傳菜員、洗碗工,其中就有李哲亞。給學員們上課的,是清華大學的“學霸”們。在這個班裡,“老師”年齡比大多數學員都要小一些。
  最辛苦的是一名廚師,他每天晚上8點左右下班,9點到11點還要參加兩個小時的補習班,第二天一早5點還要去食堂給學生們準備早餐。2009年的成人高考,全班17名學員全都報名參加,16人被大學錄取。
  李哲亞考上了北京師範大學計算機專業。拿著“金光閃閃”的大學文憑,他一遍又一遍地給網絡公司投簡歷,全部石沉大海。唯有一家公司的老總,在被他煩得不行了以後,答應給他一個機會,前提是要求他草擬一份在內蒙古投資200億元建農業產業化基地的可行性報告。
  這份報告,後來在清華“老師”們的幫助下出了10多個版本,成型後約4萬字,卻仍被拒了。李哲亞再次找到總裁:“能不能讓我做些能力範圍之內的事?我願意做一名不拿工資的業務員。”
  兩個月後,這個“零底薪”的打工仔促成了這家公司的第一筆國際業務。老闆以6000元底薪外加業務提成的待遇向他拋出橄欖枝。
  兩年後,打工仔成了副總裁。沒過多久,他卻辭職了。
  為更多“農二代”創造“逆襲”的機會
  李哲亞短短10年的奮鬥,被很多人稱作“草根逆襲”。這種“逆襲”的過程和成就感,他希望讓更多“草根”親身感受到。
  “不是只有‘富二代’、‘官二代’才能過上好日子,我們‘農二代’一樣要過好日子。”掙了錢的李哲亞開始想辦法幫助更多打工仔改變命運。在團北京市委、清華大學團委的幫助下,他成立了“青春夢想同齡同行”補習班,目前已培訓學員2000多名。
  24歲,當過小區保安、食堂保潔員、電工的李興剛為了擺脫每月800元的低薪工作來到補習班。每天晚上8點到10點,堅持上課10個月後,他考上了北師大中文專業本科,輔修平面設計。
  “做設計的有前途。”還有兩年,李興剛就能畢業了,他所在公司主管的兒子是他學習的榜樣,“人家21歲,在廣告公司做設計,一個月收入1萬多元吶。”
  李興剛還想創業。看到畢業時節學士服租賃生意火爆,他便購買了100套學士服,打算在畢業季以每套每天15元的價格出租給應屆生們,“不論大小,總是我的一些努力。多積累、多學習一些,總能改變命運的。”
  清華學生公寓服務員胡國昌出生於1991年,最近一段時間,他每天早上4點起床去北京西南角的新發地市場進貨,拉上滿滿一輛小面約2000多斤水果回清華大學售賣。他開辦的“水果匯道”網站,專門面向清華學生搞水果團購,每天中午12點以後開始在全校範圍內免費配送。
  這樣的“商機”竟也來自補習班:“‘老師’裡頭有學校學生會生活部的同學,平時聊天獲得的靈感。”胡國昌從補習班畢業後,專門選修了北師大食品營養與衛生專業的課程,“想創業,要學知識”。
  今年3月,這名“小宿管”正式辭職全職投入到水果團購的買賣上來,“上學期做得不好,虧了兩萬元;這學期每周銷售額能達到兩萬元以上”。他的團購網站如今已經與清華大學12個院系的學生會生活部合作,每周都會推出新的水果團購活動,價格便宜、水果新鮮。
  打工仔的“勤奮”令“老師”們汗顏
  手裡攥著一份成人高考的成績單,23歲的設備維修工張鈞劍心中篤定:“161分,這成績上中國農大專科應該沒問題。”
  張鈞劍初中畢業後,先後在湖南株洲、廣東中山的工廠流水線上做工,來到北京打工後,他發現身邊的同事明顯“不一樣”:“他們都在考各種學歷、證書,求上進。”
  張鈞劍跟著同事一道,報名加入“青春夢想同齡同行”補習班,每天晚上7點到9點,在五道口附近的一個辦公樓里上課。按照一般人的想法,白天工作,晚上上課,是件極為累人的活兒,但張鈞劍卻覺得“一點兒不苦”,“以前在廣東,每天上班就要十幾、二十個小時,現在這點苦,不算什麼”。
  在補習班,幾乎每一名學員都像張鈞劍一樣,工作完了吃兩口便飯就去學習,上完補習班就回家複習,第二天繼續工作。很多時候,打工仔們的這份“勤奮”會令為他們上課的“老師”們感到汗顏。
  賀肅肅是北京理工大學光電信息工程專業的大二學生,也是補習班裡的志願者“老師”。她負責在補習班的良鄉校區教英語,每周上一次課,每次兩個小時。
  一個名叫包結實的學員令她印象深刻。這個年近30歲的青年男子已經打工10年,每周六、周日都要坐1個多小時的公交車過來上課。補習地址變更後,他仍然堅持每次都來上課,“他們單位競選職位,他說自己必須考上大學”。
  在與賀肅肅的交流中,不止一名學員向她表達過對於“上大學”這個機會的珍惜,“很多人都跟我說,自己特別後悔放棄了學習沒有上大學”。
  學員的年齡大多比賀肅肅大,上課時,大哥、大姐們會主動給她擦黑板,看她講課口渴了,會有人給她遞上礦泉水。他們中,有一些人已經結婚生子,閑聊時,賀肅肅會聽到很多帶孩子打工的辛酸故事。
  “跟他們接觸,我有時會覺得不好意思。”學員們並不知道,自己日夜苦讀想進的“大學”,與想象中有很大的不同。賀肅肅說,學員們眼中來之不易的學習機會,在大學生們那裡,常常被以“翹課”的方式浪費掉。
  自從當上“老師”,賀肅肅就很少在學校里“翹課”了,“翹課時,會覺得自己在糟蹋父母的錢,在浪費生命”。  (原標題:京城打工仔“變形”記)
創作者介紹

客廳裝潢

pu57pullp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